学院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学术讲座丨产业地理研究:从地理临近到认知临近

点击数:380 来源:本院 作者:本院 录入:庄林冰 更新时间:2017-11-15

1110日下午,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学术讲座系列,主题为“产业地理研究:从地理临近到认知临近”的学术讲座,在中山大学南校区地环大楼D129讲学厅成功举行。这次讲座,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长江学者、国家杰青获得者、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院长贺灿飞教授,给我们介绍了产业地理研究的最新进展,并与我们分享了他在产业地理的研究案例,吸引了众多老师和学子来聆听,引起了广泛共鸣。

图片1.png

贺灿飞教授讲座

集聚经济指的是经济活动地理集中导致的成本节约与效率提升,能使城市与产业发展从地理邻近性中获利。贺教授提到,从中国古代管仲提出的“四民分业”就存在产业地理聚集现象。西方对区位理论进行了很多研究,形成不同学派,如成本学派、市场依存学派等。

接着,贺老师重点介绍了新古典经济学对企业集聚的经济逻辑,并给我们详细解释了在完全竞争市场中的知识溢出效应。企业在地理上的集聚可通过面对面的社会互动加快信息传播,发生知识与技术外溢,构成创新与增长的动力,这就是知识溢出效应。有研究认为在相同产业内,因为专业化发展容易出现知识溢出,同时有的研究又表明在不同产业间,由于知识互补更容易产生知识溢出。贺教授通过研究认为其实专业化与多样性与区域产业增长存在非线性关系,一定程度的专业化确实利于增长,而多元化只有达到一定程度才能促进产业增长。

就集聚问题,贺教授提出并与我们讨论了几个热点问题。我们讨论了集聚经济最理想的边界是什么,不同的研究的基本空间单元不同,要合理选择。集聚不一定只有利,由于“拥挤效应”的存在,也存在负面影响,贺教授给我们介绍了对集聚效应的研究方法。接着,我们讨论了产业空间邻近是否一定意味着知识溢出,贺教授提出了实际上存在无知识溢出的产业共聚现象。贺教授认为产业空间集聚可能存在显著的选择效应,是“良禽择木”而非“十年树木”。贺教授给我们分享了他在中国的相关研究,大城市正经历着从低效企业被挤出转向高效企业主动进入的过程。

贺教授给我们介绍了演化经济地理学的演化历程、基本假设和理论基础。经济地理学的“演化转向”是经济地理学界内偏好演化地理主义的学者和演化经济学里关注空间的学者共同推进的结果。演化经济地理有三个理论基础:广义达尔文主义、复杂系统理论和路径依赖。演化经济地理学从微观企业角度出发研究新惯例如何产生以及如何进行时空演变。临近性是企业网络形成的关键驱动力,企业在网络中地理与其学习能力密切相关。制度与企业管理协同演化。区域产业发展有两个特点:衍生和韧性。区域衍生存在路径依赖和路径突破。Martin(2010)将经典路径依赖模型归纳为几个阶段:历史偶然性——初始路径创造——路径依赖和锁定——路径解锁——路径突破。路径突破与制度创新、外生力量和地方力量密切相关。在学习认知临近的时候,贺教授介绍了一种技术关联的方法。通过系统分类、共线概率和投入产出关联,衡量产业间认知临近性程度。最后,基于多年研究,贺教授给我们分析了中国区域产业演化动态。从1999年的“单核心”到2007年的“双核心并重”,中国产业临近性加强,产业空间联系强化。

在结论和讨论环节,贺教授提醒我们,忽略某一方面的异质性特征,都可能高估产业集聚的作用。无论“新”新经济地理,还是演化经济地理,都致力于从企业层面为出发,理解聚集的空间过程。企业层面的解释,并非对既有聚集经济理论的替代,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理解不同尺度之间的相互作用。在互动环节,老师和同学们踊跃轮番提问,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院长薛德升教授评价贺教授为“中国的国际学者”,认为贺教授不仅对西方学者产业地理学理论梳理得非常细致,而且能在此基础上进行中国示范性研究,为西方主流提供中国成分,最重要的是,相关研究能为中国基层政府战略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撰稿:张泳华

供图:范小玲老师

审稿:官淑颖老师